陸春祥
  嶴,山間平地。
  中國東部沿海,第七大島,衢山島。七十多平方公里的範圍內,有一個叫羅家嶴的地方,瀕海的山間平地上,公安部邊防局的模範,浙江公安邊防總隊羅家嶴邊防派出所,藍白相間的軍營,國旗隨海風飛揚,在陽光中特別醒目。11月中旬,我們來到這個派出所轄區的一個村子,涼峙村。
  涼峙村,藍天,白雲,白雲在快速移動。
  村後山頂上,風力發電機,寬大的三隻翅膀,很有節奏地旋轉著,海風推動著它們,翅膀們似乎很頑強,努力地向空中奔跑,不舍晝夜。
  劉信炳,個子中等,灰白頭髮,操一口舟山普通話,一位健談的老人,他曾經是涼峙村老村主任。我和劉信炳站在村委會大樓前的空地上,聊漁村,聊邊防民警,他常常會豎起大拇指:羅家嶴的民警,他們很用心,我們的親人。
  涼峙村依山臨海,特色漁村,頗顯東海風情。在清朝的志書上,這裡叫“冷池”,想來,大概是能給人以清涼的地方,現在索性叫涼峙了,池顯然太小,涼峙已經是一個讓人愜意休閑的港灣,海上桃花源。
  涼峙的民居都呈灰白色,淡淡的,它們似乎在為大海的色彩尋找空間,隨時要將大海的蔚藍印在幕牆上。
  村裡的青壯年都出海去了,這是捕撈的旺季,漁民們一年的大部分收入就靠出海。但這十幾年來,來體驗漁村風情的游客日漸多了起來。
  每年的5月至10月,游客最多,大部分是自駕車。劉信炳興奮地告訴我們:今年國慶最多的一天,有三百多輛自駕車,整個村都是游客呢,原來我們空舊的老房子,只有兩三萬好賣,現在漲到十多萬了,因為有一些老人,夏天就會到這裡居住一段時間,吃住都很便宜,一個月一個人千把塊就夠了。
  游客多了,治安自然會出現問題,但我們這裡,晚上都不用關門的,民警就在我們身邊。
  我們是漁業村,有50多條船,每年的捕撈旺季,也有數百外來務工者在船上作業,派出所就成立了“海上娘舅船”,什麼叫娘舅船?就是根據作業區域和方式的不同,村裡推薦,派出所審核,把有知識、有威信、有魄力、有責任心的船老大選出來,幾條船組成一個組,區域有糾紛了,船老大負責調解處理。
  這個辦法挺管用的,出現什麼問題,都會很順利解決。有一次,我女婿的船上,四萬多現金被偷,因為管理到位,派出所一周時間,就將案犯,一個船上外地雇員追回。
  陪同我們的羅家嶴邊防派出所樂鑠所長,接著劉信炳這個話題:“其實,我們還有個平安海區網格化管理,將海區分成若干個網格狀單元格,我們管轄的1600多條船,都分佈在這些單元格內,對每一單元格的生產船隻,實施動態、全方位管理,可以說,哪一條船在哪個海區作業,我們GPS全監控。涼峙村的漁船,只在我們幾個小的單元格內。”
  涼峙村中,有個小十字路口,一家小賣店,一家理髮店,兩兩相對。這裡,讓人倍感溫暖。
  小賣店並沒有特別的地方,但村裡的貧困戶每月可來這裡領日常用品,免費;理髮店也只是一椅一座,但村裡的貧困戶每月可來這裡理髮,也是免費。這用的是派出所“愛民固邊”的“一卡通”,除了日用品、理髮,還能通什麼呢?電費可免,坐班車可免,醫療費用也可優惠。這些錢,都是所里民警捐助、再發動社會集資而成的。這樣的一卡通,在羅家嶴派出所管轄的每個村和社區都有。
  中飯時間,我們逛到了東海漁莊。
  主人盛情相邀。小老闆在上海開公司,涼峙這邊開漁家樂,兩頭生意都要顧。老闆父親原來是個漁業專家,他說曾經代表我們國家,到過西非等國,幫助那裡的漁民學技術。
  帶著心跳的各類海鮮,我們自然胃口大開。菜不斷上來,見我們戰鬥力一般,小老闆笑笑:要是上海游客,這一桌早消滅了。
  出村時,我們的車要翻山越嶺,就在村口道路旁,兩邊都靜靜地躺著綠色的漁網,長長的,一條漁網最少有幾百米長,價值幾萬元。
  這些漁網,似乎在驗證劉信炳的話,夜不閉戶,即便在野外路上的東西也很安全呢。  (原標題:涼峙村的幸福藍天)
創作者介紹

ufo

khzir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